• 業Sir

玩大富翁被屈機

昨日見到龔成呢篇文,人生就像大富翁一樣玩著,佢呢個說法很對,你會見到現時所有野都係一些人為去控制,例如南北韓咁唔妥,突然又揸爬。本來一開始特朗普,又話係習總既朋友,而家又反面,所有野都源於一個利字,利字當頭,理得你係佢老豆,照做低你。7x年,美國已經將金本位改左一次,08年又有人將遊戲規則再改一次,今次唔知係唔係第三次去改呢個規則了。 我自己係房L一名,股票我唔識,股票既升升跌跌好多都比樓多,但我還是鐘情於物業投資, 點解? 我自己覺得揸住物業既感覺好安全好實在,係呀我思想幾老土架,有時可以好守舊,有時又可以好創新。樓我唔需要理佢升升跌跌,每月收租有被動現金流,相反股票可能我太容易接觸到資訊,自己本身賭性又重,會令人有炒賣既情緒。 而我自己就好簡單,只識睇一個物業抵同唔抵,賺唔賺到錢,作為一個投資者係要聞到錢既味道。你見好多民間樓神,其實都係一些上左年紀人事,之前輸過好多股票,最後反而靠物業賺番晒人生所輸的。需然物業流轉得無咁彈性,但就係可能呢個唔夠彈性既原因,就可以令你on居居地賺左錢。物業就係可以帶俾你一種唔知點解就買左幾十年,唔知點解又供完,更加唔知點解就幫你賺到幾佰萬。

https://hk.on.cc/hk/bkn/cnt/finance/20181030/bkn-20181030004309861-1030_00842_001.html?fbclid=IwAR1Zs3bVdjCVA2yI_Lau-A0b6jIjwfmj_FtLvgMNoN4silmYX2N7VV6NGhA 財經作者龔成在東方產經「專家點評」專欄表示,我先用一個簡單的世界做比喻,如紙版遊戲「大富翁」。

在這個金錢遊戲的世界裏,金錢規則已經預先定好,每位參加者在遊戲開始時將獲派固定的一筆錢,然後每次經過起點時就得到固定收入,而每一幅地收多少租都清楚預先制訂好,即是規則已經被「制訂者」預先制訂好。

若果規則會在中途改變,財富轉移的情況就會發生,例如每次經過起點時收取的現金數目減半,又或所有租金一律上升一倍,都會對所有玩家在財富上產生影響。

其中一種常用的手段就是不斷發行貨幣即紙幣(一張只憑這刻信任度而有價值的紙張),多年來很多國家都利用這方法來將財富轉移到自己的手上,而人民更是避無可避,當面對通脹的環境,很多人只能坐以待斃,任由「制訂者」宰割,只懂持有現金的人將面對無形的財富轉移。

在1971年以前,美國行金本位的貨幣政策,即每張美元紙幣都等同某固定的黃金,但其後取消了這個制度,即政府可無限制地發行貨幣,再加上美元有全球公認的國際貨幣地位,令「制訂者」所能控制的範圍更廣泛,除影響本國外,亦能影響其他國家,無論是中國、香港,又或其他國家,都無法逃出美國的「制訂」範圍。


在長遠計,亦要建立打工以外的收入,若只懂依賴人工收入,收取固定的人工,在通脹下,收入亦已經被暗中轉移,在「制訂者」的規則下,就只能坐以待斃,眼白白看着財富被轉移。

相反,若果能持有某些資產,而這些資產所產生的收入並不會因通脹而減少,這樣才是真正應對的方法,才能成功避開看不見的財富轉移。